兩個主角在荒廢的世界裏漫無目的地進行永久的旅行,這樣就逃避了敘事上的薄弱,也沒有必要構造一個敘事迷宮。這樣終於可以逃避故事性的衝突,終於可以展現所謂的「現代性」的故事了。